讲交易:5、一文看透市场的博弈:通过股指期货理解多空

分类: 新闻资讯 发布时间:2018-11-18 01:20

今天我们来聊聊股灾冤大头——股指期货。今天的内容可能会对一些观念产生冲击,也可能有点费脑子,不过,把本篇彻底搞懂了,就代表着对市场多空博弈的理解深度已经超过了大部分人。

先来简单解释下什么是股指期货,官方的、正规的定义就没必要念了,大家上网一搜就能看到,我给一个简明、利于理解的版本:

  • 股指期货本质是个合约,对应的是大盘指数;

  • 可以做多或做空,做多是先买入合约之后卖出,做空是先卖出合约之后买入;

  • 集体看空时,股指期货往往比大盘指数更低,叫做贴水。看多时则更高,叫做升水。升贴水代表着对指数的预期。

  • 做多很好理解,因为我们平时经常接触到,先低价买入,再高价卖出以获利,不管是股票还是货物,都是如此。

    做空其实是相反的过程,先高价卖出,然后等价格下跌之后再低价买回,以此获利。有些朋友可能会说,没有东西怎么卖,你可以理解为先借来卖出,之后再买来还回去就好了。

    不管是股票还是期货交易,都有一个特点,有一多必有一空,也就是说一个成交必然包括着一个买单和一个卖单。买方和卖方在不断形成的动态平衡中推动着行情发展。

    期货市场的参与者按目的性可分为两类,投机者和套保者。

    投机者很好理解,就是想赚个价差的人。

    套保者是这样一群人,他们手里有大量的股票,但是又担心大盘下跌,于是就做空股指期货,这样,如果大盘下跌的话,手里的股票产生了亏损,但期货能盈利,对冲掉股票持仓的风险。

    所以整体而言,套保者整体是做空方,投机者整体是做多方,不然套保者就无处成交了。

    2015年的股灾,股指期货简直是千夫所指,被媒体妖魔化的不成样子了,可是,你知道么?2008年,正是同样的一批媒体,在一直呼吁当年暴跌的原因就是没有股指期货。一方面,不能在机制上约束2006至2007年的股市泡沫产生;另一方面,股市一旦开始下跌,投资者只能通过卖股票来控制风险,从而引发股市进一步下跌。

    而几年之后,又忘记了自己说过的话,把矛头对向了自己曾呼唤过的股指期货了。所以,大家要客观看待媒体,在很多专业领域,它们就是一帮外行而已,我相信很多朋友是有体会的吧。

    前面说过,股指期货会因为对指数的预期而产生升贴水,算是对指数的助涨助跌,但是它无法决定趋势。

    像2015年股灾中,大幅剧烈下跌的直接原因是证监会贸然的去杠杆,最终形成了踩踏式的暴跌,当然,在之前的牛市中,对杠杆资金如配资的放任才是更根本的原因。

    自2015年7月开始限制股指期货开始,至2015年9月基本禁掉了股指期货,“千股跌停”的暴跌依然持续发生,甚至2016年1月还出现4次“千股跌停”,其中成交量最小的1月7日仅成交1875亿元,但跌停股票数量超过1300只。

    之前说过,股指期货参与者里,套保者是空头,投机者是多头,禁掉它之后,投机者可以换个期货品种或直接休息不做,但套保者仍然要控制自己股票持仓的风险,怎么控制?不能做空股指,那只能卖股票了啊,你卖我卖大家卖,卖出一堆千股跌停。如果有股指期货,可以承担很大一部分卖出力量,顶多就是把股指砸的贴水很深。

    作为金融市场的先行者,发达国家其实也出过这种事情。1987年美股暴跌,1990年日股暴跌,它们的主流媒体也是把股指期货认作是股灾的元凶并广泛宣传,在舆论压力下,很长一段时间内股指期货都处于半瘫痪状态。

    然后几年后陆续有专业的研究报告出炉,论证其实股指期货和暴跌没有因果关系,而且人们也看到,废掉期货之后,指数的暴跌一点都没少。于是,股指期货才慢慢从妖魔化的状态变成了正常的样子。

    其实,可能与大部分人直观感受不一样,事实是,做空的整个过程对市场并无打压,同样,做多的整个过程也没有抬升。

    因为,当你买入做多时,确实是向上的力量,但当你卖出平仓时,你就是在打压市场了。同理,卖出做空时,确实是向下的力量,但是当买入平仓时,又是在抬升市场了。

    一阴一阳之谓道,一买一卖之谓交易。

    而且,做空机制应该是一个成熟健康市场的必备,不管是对于指数还是个股。

    尤其对于一些烂公司,就应该被空头砸到永世不得翻身,否则,牛市时所有股票鸡犬升天是很爽,但熊市来了,那些烂公司总要归零,归零的过程就对指数形成了打压,这个向下的动力,来自那些牛市里把它买上去的人。

    雪崩时,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。

    所有烂公司的股票都能被打到退市,留下的才是好公司,股市的整体质地才会好起来,由好公司组成的股市,才会出现长久的牛市。

    做多是吃美食长身体,做空是持利刃剜毒瘤。

    有趣么,做空机制反而有利于长久而健康的牛市。这就是:祸兮福所倚,福兮祸所伏。

    本篇最后,我要说:我有一个梦想。

    我梦想有一天,每个上市公司都是好公司,每家企业都在踏实做事,每个投资者都冷静客观,河清海晏,世界和平……

    小话题:当年的股指期货也确实有很多乱象,朋友,你听说过拍拍机么?